彧鱼

泰多/all叶/维勇/尤勇/瓦白/瓜白/肖戴/警探组/72000-64000/巍澜/囚j/酒j等(磕的太杂,又杂又cp洁癖)
大概是个写手
能正常聊天的暴躁老哥
心态容易崩不喜欢撕逼
不写r18
半次元id一样
在瓦白群潜水欢迎扩列
一个随处可见的普通人
坐标西安
世帆太太nb,我永远喜欢世帆

——
所有回忆涌上心头
刹那间就落下泪来

占tag致歉

刚开学有点忙

预计这几天更新,更了删这条fo

mua(づ ̄3 ̄)づ╭

我真的好想他们
回头画全家吧

还是一张丢人校拟
在想为什么画与画之间可以差这么大
我保证再画几张就更文

深夜摸的一张快乐校拟!

拉低tag平均水平

百fo点文有没有……
除了车……
小车也不写……

来个快乐预告
写了删

年老的绅士轻轻抚摸着那张老照片,直至他阖上眼。
照片啪的一下掉落在地上。

【泰多】梦即遗赠

-多洛莉丝第一视角

-崩坏现象较为严重

 

  我曾在避难所里做过一个梦。

  提米和玛丽珍坐在沙滩上堆城堡,泰德和我坐在沙滩椅上晒太阳,远处有一阵一阵的波浪,温暖的不讲道理。

  如此柔和的世界,啊,一定是梦没得跑。

  想要证实这一现实似的,“沙滩”上立马出现了新鲜的,让我喝得有点恶心的番茄汤,我唰地一下坐起来——嚯,果然是梦。

可我不想醒的那么快。

擦擦额角的冷汗,对泰德关心的目光报以一个不算友好的笑容,无趣而痛苦的一天开始了。

 

  第四十五天,家里的粮食和水只够在最极限的节省下使用三十天左右,我们甚至没有医疗包以处理紧急状况,提米被派出去的第二天,我从未如此希望他能找到多一点的食物回来,或者说是,在如此困境之下,我无比希望他能安全回到这个不算家的避难所。

  我疲累地靠在板凳上,肩膀酸痛,一日复一日的求生生活已经让在这个避难所里的所有人丧失笑容,比如玛丽珍——这个被生活消磨精力的女孩天天神经兮兮地敲打着那个坏掉的收音机,这似乎是对她唯一的消遣。

  鬼知道我们经历了什么。

 

  当天晚上我又做梦了。

  是很久之前的一件小事,那个时候身材还不算浮肿的泰德站在窗边向我指着刚抱回家的提米。

  他说的话在我耳边模糊地回响。

  完全听不清……

  我只能看到他还未被无趣生活压垮的温柔的笑,也是我第一次如此之怀念他的温柔。

 

  第五十五天,提米没有回来。

  我们都想他是回不来了,避难所里充斥着麻木的悲伤气息。

  一个人的死能为我们带来的情感影响真的太小了。

  当死亡习以为常,连亲近的人死去都不会有多大影响。

  我在纸上写道。

 

  第六十一天,轮到我出去寻找物资。

  泰德在上一次寻找物资时受了伤,需要一个医疗包,目前的食物只够我们再撑五十天左右,玛丽珍需要一个能够打发时间的东西……

  我如此盘算着,六十一天以来第一次见到太阳的感觉真的很糟糕,被污染的空气和自然水,随处可见的变异蟑螂和老鼠在废墟上乱蹦,在这样的环境下寻找物资……可惜了提米,早知道我该克服没睡觉的疲倦的……好提米居然被我们派到这样的环境下整整三次……他再也回不来了的这个事实在我脑中疯狂放大。

  不知真假的自责开始在我脑边回荡。

  

  寻觅的第三天,我找到医疗箱。

  除了医疗箱之外需要收集的清单都已经找到,一股莫名其妙的冲动在我脑边叫嚣。

  “死也要找到医疗箱再死。”

  莫名奇妙的坚持支撑我拿起前方的医疗箱,医疗箱旁是属于男孩的尸骨。

  我不愿知道他是谁,徒增伤悲而已。

 

  第六天,我想他们都觉得我已经死了吧。

  毕竟我的体力可是全家最差,很久之前上学的时候体育考试都是由泰德代跑的。

  两人份的考试让易胖体质的那时的泰德难得的消瘦呢。

  我不禁弯起嘴角,露出爆炸以来的第一个不熟练的真心的笑。

 

  第二百三十天,我用机械化的微笑招待涌进来的士兵,离开这间空荡荡的地下避难所。

 

  空荡荡的避难所中的最后一滴水被离开的女人饮尽,留下一架完整的成年男人的尸骨。

 

【瓦白】列车

-心情随笔

-私设多

-复健产品!!!

-cp自由心证吧写到后面我都不知道是什么cp了…………

 

  瓦不管很感谢老白。

  无论外人对老白的人品评价如何,他都是将自己拉了一把的那个人,如果没有两个人的相遇,就不会有四个人的团聚,也不会有现在喜欢着老白同时喜欢着那个叫管管的粉丝。

  如果遇不到他,他就可能长时间挣扎在饥饿与节省的那一条线上,带着自己难以保持的坚持和骄傲,最后被现实打败,乖乖屈从于这个世界。

  记得带他离开家乡的列车撞碎漫天灯光,就像可以拾起的未来的希望,窗外的灯火漾在瓦不管脸上,那个晚上很漂亮,让他相信自己的前路会是一片宽敞。

  而在想象与现实的差距要打败他的那一刻,老白出现了,中二的瓦不管一度认为那条消息就是神使的信条。

  自那一刻起,瓦不管就是欧的白的人了。

  天地并不坦荡,却是一片光亮。

  

  瓦不管有预感他们四个终会因为流言暂时分开,准确来说他们四个都有预感。

  真到那个时候的话,自己也会毫不犹豫地追随老白吧。

  瓦不管常常陷入这样的思考,他是真的怕因为一些话导致他们四个的关系慢慢变淡,也害怕分散会使仅他一人的单恋无疾而终。

  就像驶过的列车,再也无法回头。

 

七月的夏天结束了,时间比他想象的要短。

  天依旧很热,带着来自夏天挥不去的闷热下了第一场雨。

  瓦不管站在窗前,黄焖鸡米饭的酱汁留在嘴边还没完全擦净。

  耳机里男声的余音还未散去,为三个人设置的专属特别关心音迟迟没有响起。

  从窗子看可以看到山上的轨道有列车缓缓驶去,直到耳机里的尾音散去,再次点击视频播放的时候才反应过来。

  夏天是真的结束了啊。

  他真的很像带着笑意说出从新番看来的中二的永不离开句子,可惜说不出来。

 

  年轻的身体可以耐得住熬夜的打击,瓦不管是这样觉得的。

  乱七八糟的生物钟和一天几顿的外卖压不跨少年人的身体。

  忽视掉手机突如其来的关心,揉醒模糊眼睛的瓦不管挺直身板开始露出八月开始以来的第一个微笑。

  少看看微博和各种软件的评论真的可以很清静,瓦不管迷迷糊糊地想。

  就像现充一样,如果忽视自己要直播不能出门就更好了。

  只属于四个人的讨论组自虚伪说过要避嫌之后就再也没有别的发言,瓦不管希望它可以像老白之前玩的游戏里的什么角色……对,大锤的盾一样拥有1000+的抗伤,至少让这个属于他们的弱小联系别被解散掉。

  该死,自认识他之后满脑子都是和他有关的事情。

  只不过这么冷的讨论组……有一天会被手滑解散也有可能吧。

  他回想起人类一败涂地,难过中突然有些沉默的漠然。

  游戏还可以再玩一遍,不过不会是他们了。

 

  雨停了一个晚上又开始下,地面还有坑坑洼洼的泥泞。

  瓦不管习惯地站在窗前,今天的列车可能会晚点吧。

  他才发现寻找那辆让他走向新世界的列车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很久以前和很久以后没有磨平瓦不管的骄傲,而是让他的锋芒换了一种方向。

  让他变得更加柔软的不是生活与世界,而是虚白瓜。

  

  而他们都在等待雨停。

 

神仙啊!!!!

柚儿巧:

明信片回来啦。
虽然图画的不怎么样,不过做出来自我感觉还是挺良好的(。

依然是抽两位小伙伴送一套(六张),截止18号晚上9点。
红心蓝手转载,从热度里面抽。

不要让我冷场呀(*ˇωˇ*人)

这几天在憋大招
友谊向长篇预警